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典型案例>>海事债权确权诉讼判决应确认权利性质及其在债权分配中的受偿地位
海事债权确权诉讼判决应确认权利性质及其在债权分配中的受偿地位
最后更新时间: 2017/5/16


海事债权确权诉讼判决应确认

权利性质及其在债权分配中的受偿地位

---陈国华诉海南龙力船务公司、华洋海事中心大连营业部海事债权确权诉讼案



    【提要
    原告依据《海诉法》第116条提起海事债权确权诉讼,法院除应查明原告在被拍卖船舶工作期间被欠付工资、伙食费等劳动报酬数额外,还应确认原告的债权是否属船舶优先权,能否从船舶拍卖款中优先分配。


    【案情
    原告:陈国华
    被告:海南龙力船务公司、华洋海事中心大连营业部


    原告因与被告华洋海事中心大连营业部(以下简称华洋海事中心)签订船员劳动合同于200011月上被告海南龙力船务公司(以下简称龙力公司)所属“金龙山”轮任职,曾任大副及代理船长,直至20018月“金龙山”轮被拍卖移交。20016月,本院受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委托扣押债务人龙力公司所属“金龙山”轮,7月,本院裁定拍卖该轮。原告在本院拍卖“金龙山”轮公告期间向本院申请船员工资债权登记,本院裁定准予登记后,原告依《海诉法》向本院提起海事债权确权诉讼。被告华洋海事中心自20014月起欠付原告等船员工资、伙食费。依照合同约定,“金龙山”轮被拍卖被告还应承担原告的遣返费。
    原告诉称,被告华洋海事中心欠付原告在“金龙山”轮任职的工资等劳动报酬。现“金龙山”轮被拍卖,原告的工资等报酬有权从“金龙山”轮拍卖款中优先受偿。
    被告华洋海事中心辩称,被告华洋海事中心对欠付原告工资、伙食费数额无异议,但认为中心是接受“金龙山”轮船舶管理公司大连祺达船舶管理公司委托与船员签订劳动合同,被委托人大连祺达船舶管理公司才是工资等劳动报酬的支付义务人。
    被告龙力公司未答辩。


    【裁判
    海口海事法院认为,本案是原告依据《海诉法》第116条提起的海事债权确权诉讼案,原告请求的工资等劳动报酬是原告在“金龙山”轮任职产生,华洋海事中心是工资支付义务相对人。但本案的要点为确定原告的债权是否为海事债权及能否对被拍卖船舶享有优先受偿权。依照《海商法》第二十一、二十二条的规定,原告的请求是海事请求,是原告在“金龙山”轮任职产生,具有船舶优先权,可以从产生该海事请求的“金龙山”轮拍卖款中优先受偿。本确权判决系生效判决。


    【评析
    船舶作为一种特殊的动产,《海诉法》借鉴《扣船公约》及《船舶优先权和抵押权国际公约》的相关规定,就其扣押、拍卖设置了特殊的制度,同时也参照破产程序,设置了债权登记、确权诉讼、债权分配的制度[1],这些制度完全不同于保全债务人的其他财产及债务人以其他动产及不动产清偿债务的法律规则。其法理依据当属船舶物权制度的特殊性、对高风险的海运业侧重予以保护的政策及高效解决纠纷清偿债务的现实考虑。

    与《破产法》规定的债权确认及分配制度的当事人主义原则相比,船舶拍卖中的债权登记、确权诉讼、债权分配制度体现了更浓厚的法院职权主义色彩,对海事法官的审判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现行立法太过粗略的情况下,海事法官在执行《海诉法》有关船舶债权登记、确权诉讼审理、债权分配司法实践的相关规定中,应充分考虑《海诉法》相关制度的渊源和价值导向:
    一、严格界定可登记的海事债权范围
    对可登记债权的范围严格确定为与船舶有关的海事债权,具体参照《海诉法》第21条列举的海事请求,对船舶所有人(船舶经营人、光船承租人)的其他非海事债权不予登记。
    二、确权诉讼中应加大对债务真实性的审查力度
    确权诉讼是海事法院对未经确认的海事债权进行审查确认,海诉法将其设定为一审终审。但对各债权人债权的实现有重大意义。鉴于确权诉讼中常常出现船舶所有人(船舶经营人、光船承租人)不出面应诉,该类诉讼的对抗性严重不足,还经常出现船舶所有人与一些债权人合谋进行虚假诉讼的情况。法院在该类诉讼中尤应加大对债务真实性的审查,具体措施包括追加其他债权人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对调解协议的依据进行严格审查,与扣船时的笔录相对照(当然这依赖扣押船舶时进行较为详尽的询问,包括已知债权债务的询问),对存在虚假诉讼嫌疑的提高举证要求、对查实进行虚假诉讼的依法严惩等。
    三、权利性质由法院判决确定
    《海诉法》对债权人会议的职权只是规定可以协商提出船舶价款的分配方案,签订受偿协议,对债权人会议的具体组织、召集、表决等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这样,债权人会议的作用就难以发挥,法院就必须承担更多的本应属于债权人会议的工作。包括对权利性质和权利数额的确认等。事实上,对某一权利的确认,自然包含权利数额和权利性质,尤其是担保物权。本案中原告的工资请求是在“金龙山”轮任职产生,具有船舶优先权,可以从“金龙山”轮拍卖款中优先受偿。
    四、应尽早修订和充实《海诉法》关于确权诉讼的相关条文
    前文述及确权诉讼对抗性严重不足,还经常出现船舶所有人与一些债权人合谋进行虚假诉讼的情况。就法院言,确权诉讼一审终审缺乏二审监督,债权分配中债权人会议形同虚设是违背法治的基本原则的,也蕴含着法官相当的道德风险。
    因此,随着法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和审判实践的不断丰富,应尽早修订和充实确权诉讼的相关条文。



[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提请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草案)》的议案附件一《情况说明》第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