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典型案例>>货主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导致承运人丧失货物留置权应如何承担责任
货主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导致承运人丧失货物留置权应如何承担责任
最后更新时间: 2017/5/16

货主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

导致承运人丧失货物留置权应如何承担责任

---钦州市钦州港远顺达船务有限公司与秦皇岛市盛岚船务有限公司、海南瑞迪兴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提要

在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只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五条、《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四十条规定的条件,承运人可以合法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承运人合法留置非债务人船载货物,货主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应认定为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应承担承运人因无法行使留置权所造成的损失。


案情

原告:钦州市钦州港远顺达船务有限公司

被告:秦皇岛市盛岚船务有限公司、海南瑞迪兴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瑞迪兴公司与案外人科纳克公司、盛岚公司、远顺达公司签订三份连环《沿海货物运输合同》。201112日,远顺达公司依约将瑞迪兴公司5400吨矿渣粉从秦皇岛运至海口马村新兴港码头。因未收到运费及滞期费,远顺达公司宣布留置2800吨矿渣粉。瑞迪兴公司向海口海事法院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并为此提供了50万元的担保。

原告诉称:其与盛岚公司签订水路货物运输合同,负责为盛岚公司运输矿渣粉从秦皇岛新开河到海口,远顺达公司依约履行了合同,但盛岚公司未支付运费和滞期费。故请求一、盛岚公司支付运费655000元及滞期费;二、判令瑞迪兴公司在留置货物价值内与盛岚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盛岚公司辩称:远顺达公司留置货物和瑞迪兴公司申请强制令强制卸货的原因在于科纳克公司拒付运费,与盛岚公司没有关系。

被告瑞迪兴公司辩称:瑞迪兴公司和远顺达公司之间无直接的运输合同关系,且远顺达公司留置货物错误,故远顺达公司要求其支付运费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裁判】

海口海事法院认为:远顺达公司依约履行了水路货物运输合同义务,盛岚公司应依约支付运费和滞期费719688元。瑞迪兴公司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导致远顺达公司无法行使留置权,应在盛岚公司欠付运费和滞期费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后,被告瑞迪兴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海南省高级人法院维持了盛岚公司应向远顺达公司支付运费和滞期费719688元的一审判决。对于瑞迪兴公司应对运费和滞期费承担连带责任,海南高院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判决瑞迪兴公司在提供的50万元担保的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


【评析】

本案涉及承运人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是否合法、因货主申请海事强制令使承运人的留置权无法行使时,申请海事强制令是否错误以及申请人(货主)的责任承担等法律问题。

一、承运人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是否合法

在水路货物运输合同中,判断承运人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是否合法关键在于如何适用法律。这个问题之所以争议不断,主要在于众多规范留置权的法律规定不统一,造成在实践中适用法律的混乱。我国的留置权制度最早规定于《民法通则》,按《民法通则》的规定,债权人只能留置债务人的动产。《海商法》颁布后,其第八十七条规定虽然用词有了变化,但通常理解也是只能留置债务人的船载货物,该规定只适用于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不适用于国内沿海货物运输。担保法生效后,同样规定只能留置债务人的动产。但其第九十五条也明确规定海商法等法律对担保有特别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说明担保法并不排除其他包括海商法、合同法等关于担保规定的适用。并且,在20001213日起实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中不再规定债权人留置的必须是债务人的动产。《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五条和《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四十条进一步明确了在国内水路货物运输中承运人可以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但2007年物权法生效后,再次将留置物限定于债务人的动产,这个问题争议再起。从法理上说,本案案由是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调整该运输合同关系的就是《合同法》和《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合同法》和《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关于留置权的规定明确了具体的适用范围和条件,相对于物权法来说可以认为是特别规定和一般规定,特别规定有明确规定的应首先适用,没有规定和规定不明的才适用一般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托运人或收货人不支付运费,保管费及其他运输费用的,承运人对其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和《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第四十条规定:“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运费、保管费、滞期费、共同海损的分摊和承运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运输费用没有付清,又没有提供适当担保的,承运人可以留置相应的运输货物,但另有约定的除外”。上述规定应优先适用。2012年最高院《关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228号中第七条规定“国内货物运输合同履行完毕,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没有按照约定支付运费、保管费或者其他运输费用,依照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债务人对留置货物是否具有所有权并不必然影响承运人留置权的行使,除非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对承运人的留置权另有特殊规定。”该条对国内货物运输合同中承运人留置非债务人的船载货物再次进行了明确。本案中,作为承运人的远顺达公司履行了合同义务却未收到应付的运费和滞期费,又没有获得适当担保,合同中也没有不得留置货物的相关规定,其就有权在合理的范围内留置船载货物,而不论货主是否为应支付运费和滞期费的债务人。物权法的适用仅在运费、保管费、滞期费、共同海损的分摊和承运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运输费用以外的情况下适用。因此,一、二审法院均确定远顺达公司留置瑞迪兴公司船载货物合法是正确的

二、远顺达公司合法留置瑞迪兴公司货物的情况下,瑞迪兴公司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应承担的责任

如何判断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在法律上只规定了申请海事强制令应具备的条件。海诉法第56条明确规定:做出海事强制令,应该具备下列条件:(一)请求人有具体的海事请求;(二)需要纠正被请求人违反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的行为;(三)情况紧急,不立即做出海事强制令将造成损害或损害扩大。实务上,一般认为前两个条件是判断海事强制令是否正确的标准。海事强制令的性质是海事请求保全,目的就是保护请求人的海事请求,没有具体的海事请求就不能申请海事强制令。海事强制令是通过法律强制力制止被请求人的行为,保护请求人合法权益,因此,被请求人的行为应属违法行为或违约行为。如果被请求人的行为是依法或依约进行,不仅不应该纠正,反而应该加于保护。同时,这两个条件是有机联系的,请求人具有海事请求表明被请求人的行为是违法或违约的,相反,被请求人的行为是违法或违约的,表明请求人具有海事请求。[1]本案中,远顺达公司与瑞迪兴公司之间没有合同关系,瑞迪兴公司应证明中远顺达公司留置货物违法,否则,其不具有海事请求,其申请海事强制令也是错误的。

在远顺达公司合法留置瑞迪兴公司货物的情况下,瑞迪兴公司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使远顺达公司合法享有的留置权无法行使,侵害了远顺达公司的合法权益,应认定为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根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应当赔偿被申请人远顺达公司因此所遭受得损失。留置权是一种法定担保物权,它的作用主要是担保债务的履行。如果瑞迪兴公司不申请海事强制令强制卸货,远顺达公司可以在盛岚公司未支付债务又没有提供适当的担保时,以留置的船载货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瑞迪兴公司的错误申请,损害的正是远顺达公司享有的担保物权。瑞迪兴公司应以被留置的货物处置后的价值为限承担担保责任,就像远顺达公司享有的留置权没有丧失一样。因处置货物已不可能,瑞迪兴公司申请海事强制令而提供的担保,法律上要求充分有效,足以赔偿被申请人的损失,可以认为是被留置货物处置价值的替换,因此二审法院判决瑞迪兴公司承担50万元的担保责任是恰当的。应该指出的是,承运人留置船载货物,只是获得一种债权受偿的担保,并不意味着债务人发生改变,更不意味着非债务人的货主要为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瑞迪兴公司为申请海事强制令而提供的担保,作用在于申请海事强制令错误时赔偿被申请人的损失,不是对盛岚公司债务的担保,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由于担保关系约定不明而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二审法院对远顺达公司主张瑞迪兴公司应承担不真正连带责任不予支持是正确的。



[1]金正佳主编:《海事诉讼法论》,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第2082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