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典型案例>>港口保管合同期限届满后续租情形下港口使费的确定
港口保管合同期限届满后续租情形下港口使费的确定
最后更新时间: 2017/5/16

 

港口保管合同期限届满后续租情形下港口使费的确定

——海口港集团公司诉海南南光进出口公司港口货物保管合同纠纷案


提要

港口保管合同纠纷中,关于自保管合同有效期满后至实际提货完毕期间的港口费的计费标准,在原合同无约定的情况下,应根据双方要约与承诺的情形进行确定,在无新要约或新要约被拒绝的情形下港口方有权依据交通部《航行国际航线船舶及外贸进出口货物港口费收规则》及《沿海港口费收规则》的规定,在各港自订的费收标准内计收。


案情

原告:海口港集团公司

被告:海南南光进出口公司


19951220,原、被告签订《散装化肥接卸、灌包委托协议书》,约定被告从国外进口散装化肥,委托原告接卸、灌包、叠堆和保管,并以商检单位出据的货物数量为根据扣除灌包合理损耗率6‰后作为向被告交付的包装化肥数量,如实交数少于应交数则短交部分由原告赔偿,如溢交则由原告受益;协议有效期从199611日至1996631日止;原告仓库每平方米租金0.45元(如无特别说明均为人民币);另约定协议未尽事宜按交通部有关法规处理。

截至合同期满之日,被告进口化肥重量21928.91吨。被告因货物仍未发售完毕而继续租用原告库场进行堆存,双方未签订新协议。19976月,被告向原告递交一份意见书要求继续按原协议的标准计收费用。原告未同意,要求自协议书届满起,按仓库每天每平方米0.8元,露天堆场按每天每吨0.4元的标准计收储存费。被告按原告上述要求交纳了部分港口费。至19979月,被告提货完毕。

原告诉称:按照新计费标准,被告应支付拖欠的港口费人民币318058.65元及溢余货款28015美元。

被告辩称:1、本案中,原告单方面提高库场租用费标准,并以拒绝被告提货的方式,强迫被告“就范”;2、双方协议书中关于溢余货款的约定显示公平,应予撤销;3、原告主张溢余货款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丧失胜诉权。


裁判

海口海事法院认为,关于该港口保管合同纠纷中协议书有效期满后至实际提货完毕期间的港口费的计费标准,由于该协议书对此没有约束力,被告提出的按原协议书标准计收费用的新要约又不被原告接受,故原告有权利按照有关法规规定的标准计收原协议书未约定期间的港口费用。参照交通部《航行国际航线船舶及外贸进出口货物港口费收规则》、《沿海港口费收规则》、海南港务局《海南港口货物保管费计收办法》及《费率表》等规定,原告主张的新计费标准低于上述规定的每平方米每日1元。原告据此费率主张的港口费法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溢余货款是按照合同约定,因货物实际损耗低于约定的6‰合理损耗率而产生的。被告关于该条款显失公平的主张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关于本案诉讼时效问题,由于港口作业特点,原告必须在该批货物全部交付完毕之后才能知道是否存在溢余货款,因此并未超过法定诉讼时效。综上,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港口费303081.03元及溢余货款231952.99元。


评析

本案是一起港口保管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后就港口费用如何计算所引发的纠纷。被告就有效期满后至实际提货完毕期间的港口费按原协议书标准计收的行为和原告按新标准计收港口费的行为,这两个行为的法律性质的认定,以及原告新标准计收港口费是否合理合法,是解决本案的关键。

一、对被告按原协议书标准计收相关费用的行为和原告按新标准计收港口费的行为的法律性质认定

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应采取要约、承诺方式。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应具备两个特征:一是内容具体明确;二是应表明经受要约人承诺,要约人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而承诺是受要约人同意要约的意思表示,承诺应当以通知的方式作出,但根据交易习惯或者要约表明可以通过行为作出承诺的除外。

具体到本案中,原被告签订的《散装化肥接卸、灌包委托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合法有效,双方也按照该协议在合同有效期内无争议地履行了合同。但双方未就自合同期满至被告实际提货完毕之日止,即1996631日至1997919日该期间内的港口费用标准签署相关合同。因此,被告于1997623日向原告递交《关于妥善解决尿素堆存费、仓租和提货问题的意见》要求继续按原协议的标准计收费用的行为,该意思表示内容明确且经原告同意则其即受约束的意思不言而喻,因此应视为被告向原告提出了新要约。但是,原告并未接受该新要约,而是提出了按照新标准即仓库每天每平方米0.8元,露天堆场按每天每吨0.4元计收港口费,该意思表示应视为通过行为的方式对被告的新要约进行了拒绝,并再次就港口费用的计收标准提出了原告方的新要约。原、被告双方均提出了新要约,但均未得到对方明确的承诺,因此,本案中双方对合同期限届满后的港口费用标准并未达成一致意见。

二、原告新标准计收合同有效期满后至实际提货完毕期间的港口费是否合理合法

原告按照新标准计收港口费用的行为,被告据此认为原告突然单方面提高库场租用费标准,并以拒绝被告提货的方式,强迫被告“就范”,完全是乘人之危强加于被告,没有合法根据,不应予以保护。由于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对该协议有效期满之后的港口费计收标准投有约束力,并且原告又未接受被告提出的继续按原协议书标准计收费用的新要约,因此本案中原告有权利按照有关法规规定的标准计收《协议书》未约定期间的港口费用。《协议书》第四条“协议未尽事宜按照交通部有关法规处理”的约定也表明了双方解决纠纷的意向。

同时,根据交通部《航行国际航线船舶及外贸进出口货物港口费收规则》及《沿海港口费收规则》关于“货物保管费和库场使用费由各港自订,报部备案”的规定,海南港务局于1992123日制定了《海南港口货物保管费计收办法》及《费率表》中规定的进口货物保管累进费率最高为每平方米每日1元。在本案中,原告主张按仓库每平方米每日0.8元、堆场每吨0.4元的计费标准低于上述规定。低于的部分视为原告对自己权利的部分放弃,且并未损害被告及第三人的利益,因此原告据此费率计收被告支付拖欠的港口费的主张合法合理。

三、《协议书》关于溢余货款的约定是否约定显示公平,原告主张溢余货款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溢短货款,《协议书》约定按商检单位出据的货物数量凭证扣除合理损耗率6‰后作为原告向被告应交的货物数量,如实交数少于应交数时则短交部分由原告负责赔偿、如溢交则由原告受益,溢短交付的化肥按被告进口价(美元)折人民币办理。由此可见,原告主张的溢余货款的主张确有合同依据,溢余货物的认定及溢余货款的归属都有明确的约定。溢余货物是由于原告在履行合同的义务之外,付出了额外劳动,格外谨慎小心,使得该批散装化肥的实际损耗低于约定的6‰合理损耗率而产生的。协议书中约定该溢余货款归原告收益的条款是被告基于原告在正常履行合同义务之外额外付出劳动的奖励,是双方当事人意思的真实表示,也未违反国家法律的规定。关于溢余货款的诉讼时效问题,由于港口作业特点,原告必须在该票货物全部交付完毕之后才能知道是否存在。而从原告知道该溢余货款存在到依法主张权利尚不到二年,并未超过法定诉讼时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