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典型案例>>原告李集全诉被告广西防城港市瑞丰龙船务有限公司、桂子阳海上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案
原告李集全诉被告广西防城港市瑞丰龙船务有限公司、桂子阳海上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案
最后更新时间: 2017/10/27

原告李集全诉被告广西防城港市瑞丰龙船务有限公司、

桂子阳海上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案

—民事紧急避险中的责任承担


关键词  紧急避险  民事责任  避险不当  过错

裁判要点  紧急避险人应对其避险措施不当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受害人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紧急避险人的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一条

案件索引

一审法院:海口海事法院(2014)琼海法事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书(20141120日)

二审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琼民三终字第13号民事判决书(2015424日)

基本案情

原告李集权诉称:2013122521时许,“瑞丰龙168”轮(简称“168轮”)在经过海南分界洲岛附近海域时,因该轮船员操作不当导致船体发生倾斜,将原告设置于该海域的渔网损坏,造成原告渔具及生产经营损失共计761553.67元。被告桂子阳为168轮实际所有人和经营人;被告广西防城港市瑞丰龙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丰龙公司”)是该轮登记的所有权人和经营人,允许不具有营运资质的168轮挂靠在其名下从事营运活动,对该轮具有间接的运行支配权和运行利益,故两被告应当对该轮航行中造成的原告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请求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761553.67元。

被告瑞丰龙公司和桂子阳均辩称:桂子阳为168轮的实际所有权人,瑞丰龙公司是该轮挂靠公司,故瑞丰龙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168轮在船舱进水后,根据海事局的指令和当时的险情,在抢滩避险过程中,该轮主机螺旋桨被渔网缠绕而无法航行,最终导致该轮沉没;如果168轮主机螺旋桨不被渔网缠绕,在十分钟内便可成功抢滩,可避免船舶沉没和减少货物损失;原告在未取得捕捞许可证和船网工具指标的情况下,在事发海域非法设置已被禁止使用的渔网,对船舶航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如果渔网确为原告所有,原告应向被告赔偿因本次事故造成的船损和货损。    

经审理查明:2013122519时,168轮航经海南省万宁市大洲岛以南海域时,船体发生明显震动,船长随即指挥船员进行检查、排水除险,并于2120分向海南省海上搜救中心报警求助。2140分,船长下令改变航向向岸边冲滩。2240分,该轮在冲滩过程中主机螺旋桨与原告设置的渔网发生缠绕导致船舶无法移动,后该轮在陵水黎族自治县分界洲岛东南方向2海里处(概位18°3204N/110°0720E,距离岸边约1000米)沉没。另查明,168轮挂靠在瑞丰龙公司名下经营,登记的所有权人和经营人均为瑞丰龙公司,但实际所有人和经营人为桂子阳。桂子阳负责该轮船舶调度、船员调配、货物装载等经营管理事宜,瑞丰龙公司负责办理该轮营运资质、船舶证书和保险等事宜。在事发时,该轮配备船员6名,均具有任职资格。原告在事发海域捕鱼确未取得捕捞许可证。海事局出具的事故调查报告认定:168轮船体发生不明原因破损进水是船舶沉没的直接原因,螺旋桨意外被渔网缠绕导致无法冲滩是船舶沉没的原因之一。

裁判结果

海口海事法院于20141120日作出(2014)琼海法事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桂子阳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集全支付赔偿金102480元;二、被告广西防城港市瑞丰龙船务有限公司对被告桂子阳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原告李集全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桂子阳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424日作出(2015)琼民三终字第1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原告为受损渔网的所有权人,其在本次事故中损失渔网一张,折价146400元。168轮在发生船舱进水的险情后,采取抢滩措施,应属紧急避险。事发时,该轮所配备的6名船员均为有任职资格的合格船员,应当具有妥善处置船舶险情的能力,能够预见到抢滩的风险及近岸海况(如渔网众多)的复杂性,在冲滩过程中应细心瞭望并谨慎驾驶。但该轮在2013122519时船体发生明显震动后的2小时40分钟后即2140分才决定冲滩,且冲滩过程中未能识别放置在该海域的渔网并采取有效的避让措施,以至于该轮在决定冲滩并继续航行1小时后与渔网发生缠绕,该轮对险情的处置措施明显不当,因此造成原告渔网损坏,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紧急避险人应承担适当赔偿责任。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被告桂子阳为168轮实际所有人和经营人,其对该船有实际控制权,应对168轮在避险过程中因所采取的避险措施不当而造成原告渔网的损坏承担赔偿责任。但原告在没有取得有关部门许可的情况下在事发海域放置渔网捕鱼,且未对所放置的渔网设置合格的夜间识别标识。故原告对其渔网损坏这一结果的发生也有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应适当减轻侵权行为人即桂子阳的责任。综上,根据168轮紧急避险的实际情况和双方的过错程度,酌定原告承担其渔网损失30%的责任,被告桂子阳承担70%的责任。故被告桂子阳应向原告赔偿的数额为102480元(146400元×70%)。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168轮为被告桂子阳个人所有,为了规避监管,套取船舶营业运输经营资质,被告桂子阳将该轮挂靠在被告瑞丰龙公司名下。被告瑞丰龙公司在明知168轮不具有运营资质的情况下,收取管理费并允许该轮挂靠在自己名下经营,从而成为该轮法律形式上和名义上的所有权人和经营人,享有法律意义上对该轮进行占有、使用、支配等权能,其应对该轮船员配备、船舶状况和运营动态等进行妥善的监督管理,如未能履行该职责,亦应对该轮的侵权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作为168轮挂靠人,被告瑞丰龙公司因未能妥善履行对该轮的监督管理职责,应与该轮实际所有人即被告桂子阳作为共同侵权的责任主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本案是一宗海事侵权案件,涉及到紧急避险情形下的责任认定。在现有的民事责任法律体系中,紧急避险是侵权行为人一项重要的法定免责事由。那么,紧急避险能否作为行为人免责的护身符呢?笔者认为,首先要判断其是否构成紧急避险。

一、紧急避险的构成要件

紧急避险,是指为了社会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更大的损害,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而采取的造成他人更少量损失的紧急措施。[1]根据该定义,笔者认为构成紧急避险应当具备以下要件:

(一)保全的利益须为合法权益

紧急避险所保护的利益须是合法权益,如公共环境、个人的生命、身体、自由、财产等合法权益,排斥非法利益。非法利益不受法律保护,为实现非法目的而采取的措施自然不能构成紧急避险。例如,在犯罪后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破坏他人门窗进入房屋躲藏,其目的是逃脱法律惩戒,该利益为非法利益,故其破坏门窗的行为不能构成紧急避险。反之,如果是为了逃避歹徒的追杀,其保护的是自己的生命权和身体健康权,破坏门窗的行为就属于紧急避险。本案中,168轮抢滩所保全的船员的生命和船舶、货物等财产的安全,均为合法权益。

(二)避险行为属迫不得已

    这是民事紧急避险行为的必要性要求,即什么情况下可以避险的问题,具体含两个方面的要求:

其一,所面临的危险是“急迫”而又“现实”的危险。“急迫”侧重的是对危险的紧急性的要求;“现实”侧重的是对危险的真实性的要求,包括已经发生而尚未终了的危险和现在虽然不存在,但已具备转换为实际危险的合理表象或有较大可能性转换为实际的危险。[]史蒂文L.伊曼纽尔所著《侵权法》一书引言中有关海上避险的案例,案件中身处海上的当事人听广播通知即将有大风暴来临,又见天气突变,而为紧急避险行为,但最终风暴并没有降临,这种的情况下,也不可否认原告的避险行为的正当性,因为风暴已具有转换为现实危险的“合理表现”,当事人有理由相信,若不及时进行紧急避险,就会发生无可挽回的后果。[2]又如在本案中,168轮在进水自救无效后,虽然并未立即沉没或正处于沉没过程中,但船舶已面临短时间内沉没的巨大危险和极大可能,这种危险就是现实的、急迫的危险,可以采取紧急避险措施。

其二,避险行为属“不得已而为之”。一种观点认为避险行为为不可能以其他方式时才为适当,即避险行为是救助法益之唯一手段。“即只有该行为是避免危险的唯一手段,别无其他方法或用其他方法造成的损害更大时,才可以认定为紧急避险。”[3]第二种观点认为,所谓不得己的情况指不采取紧急避险措施就不能保全更大的法益。[4]换言之,可能存在多种保全更大法益的手段,紧急避险措施是这些手段的统称。例如火灾时,你可以拿邻居的水桶救火,也可以拿邻居的毛毯扑火。第一种观点强调手段的唯一性,不利于民事紧急避险制度的弹性价值要求,而且唯一性标准也不符合人的反应规律。在紧急情况下,人们往往无充足的时间去权衡判断是否别无其他方法或用其他方法造成的损害是否更大。如果严格依照第一种观点的客观标准,将大大缩小民事紧急避险制度的适用范围,必然削弱民事紧急避险制度的功能和价值。所以笔者认为应该采用第二种观点为确定“不得已”的标准,即“不得已”指不采取避险措施就不能保全更大的利益。本案中,168轮抢滩成功可使船舶搁浅,以避免船舶沉没导致船损人亡的风险,故抢滩是在当时自救无效的情况下迫不得已的行为。

(三)避险行为未超出必要的限度

这是避险行为的合理性的要求,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所保全的利益与被牺牲的利益之间的法益权衡,即保全之利益必大于受害之利益。如保全的权利位阶高于被损害的权利位阶(任何情况下,人命高于财产),或在两者处于同一权利位阶时,被保全的权益大于被损害的权益。如果明知两者均属同位阶同价值的利益或被损害的利益大于所保全的利益,此时采取的避险措施,只是单纯的风险转移,并未实现效率原则,属避险过当,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二是避险行为要遵循最小损害原则。即在存在众多能同样达成避险目的的手段可供选择时,紧急避险行为人应选择采取对相对人权利限制或侵害最小的手段,避险行为要适当且不会超出必要的限度。而对于手段之间的选择标准,要从避险行为人的经验与学识出发,结合当事人所处的具体情境来对所追求的目的与采取的手段之间的相当比例进行判断,将手段放在人权保障之下考虑,对避险行为的合理性作较为宽松的要求,鼓励大家避险并宽容避险行为人的一般过错。

三、紧急避险情形下的民事责任承担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责任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责任。笔者以该规定为基础,对紧急避险中引起险情的人、避险人、受害人、受益人各自承担责任的情形作了如下梳理:

(一)引起险情的人承担责任的情形

如果危险是由人为原因所引起的,不论是过失或故意,由此导致避险人本人人身、财产的直接损害或避险人因采取避险措施而对第三人造成的损害,均应由引起险情的人赔偿。从侵权责任的一般原则分析,与损害结果具有根本的、直接的因果关系的行为是引起险情的行为而非避险行为,故无论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还是根据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均应由引起险情的人承担赔偿责任。

(二)避险人承担责任的情形

不论是人为原因引起的险情,还是自然原因引起的险情,只要避险人避险措施不当或超出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或导致损失扩大的,避险人也应对其该“不应有的损害”和“扩大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168该轮在避险过程中,采取的时机及措施不当,造成了原告渔网损坏,故险情即使不是由其引发,但其作为避险人也应对此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三)受害人承担责任的情形

受害人如果作为引起险情的人,或作为避险措施不当的行为人,固然需要承担相应责任。但其如果仅仅是作为受害人,与险情的发生和避险行为本身是否得当没有任何关系,受害人可能承担责任吗?笔者认为,此时如果受害人对避险行为引起的损失的发生具有过错,仍需要承担相应责任,具体表现为减轻或免除侵权人(引起险情的人或紧急避险人)的责任,其承担责任的根据是《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的规定。在本案中,原告作为受害人,168轮进水并非由其引起,冲滩避险行为也非由其实施,但其在事发海域非法设置渔网,且没有设置夜间识别标识,导致168轮在抢滩时无法识别和躲避,其本身对渔网损坏这一损害结果的发生也有过错,故判令其自担30%的责任。但如果受害人蓄意借助他人的避险行为使自身利益受损,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7条的规定,行为人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四)受益人承担责任的情形

受益人补偿制度对于补偿“无辜”受害人的损失具有重要意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简称《民法通则意见》)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失的,如果险情是由自然原因引起,行为人采取的措施又无不当,则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要求补偿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因此,受益人承担责任需满足一下几个条件:一是损失由紧急避险所导致;二是险情由自然原因所引起;三是避险人采取的避险措施得当。相比于《民法通则意见》,后颁布的《侵权责任法》和《民法总则》没有明确“补偿”的义务主体,而且从其“紧急避险人不承担责任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的表述来看,似乎补偿的义务主体是紧急避险人,而非受益人。笔者认为,应按照《民法通则意见》的规定来理解民事紧急避险中的补偿制度,并从公平原则出发,将受益人确定为补偿的义务主体。[5]

在紧急避险情形下,根据不同案情,引起险情的人、避险行为人、受益人、受害人的角色可能重复,既然紧急避险也属一种侵权行为,那么在认定各方的民事责任时,除依据关于紧急避险的规定外(如《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二条、《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一条),还应遵循并利用侵权责任认定的一般原则(如《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二十六条等)分析各方在其中的角色,确定各方的责任。

编写人:海口海事法院海事庭  吴永林



[1] 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213页。

[2] []史蒂文·L·伊曼纽尔:《侵权法》,中信出版社,2003年版,第7页。

[3] 史尚宽:《民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750页。

[4] 郭明瑞:《侵权行为法》,中国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24页。

[5]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于2017101日实施,本案审理时尚无法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