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评估拍卖机选平台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典型案例>>大韩海运株式会社与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财产保全案
大韩海运株式会社与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财产保全案
最后更新时间: 2017/10/27

大韩海运株式会社与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财产保全案

——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司法审查期间财产保全的处理


关键词   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  司法审查  财产保全

裁判要点  在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期间能否进行财产保全属于国际司法协助的范畴,在当前我国法律尚未对此作出制度安排的情况下,应当以我国与仲裁裁决作出国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或两国之间存在的互惠原则作为依据。在没有上述依据时,对于申请人在其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期间的财产保全申请,应不予准许。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三条

案件索引

一审:海口海事法院(2016)琼72协外认1号之一民事裁定书(2017417日)

基本案情

2016113日,由Patrick O'DonovanDavid FarringtonTimothy Marshall三位具有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正式会员资格的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在英国伦敦就大韩海运株式会社(Korea Line Corporation,以下简称“大韩海运”)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关于“K DAPHNE”轮200885日《租船合同》和《履约保函》的纠纷作出《最终裁决》,裁定:海航集团赔偿大韩海运77830179.46美元及其利息。因海航集团未履行该《最终裁决》确定的付款义务,大韩海运向本院提出承认与执行该《最终裁决》之申请。本院于2016713日正式受理本案。在本院对该案司法审查期间,大韩海运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并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为大韩海运的上述保全申请提供人民币5.6亿元的不可撤销担保。本院于2016830日作出(2016)琼72协外认1号民事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一百零二条、一百零三条的规定,准许了大韩海运的财产保全申请,裁定依次对被申请人的银行资金及其在部分公司投资的股权在人民币5.6亿元的额度内进行冻结。

被申请人海航集团不服该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请求依法撤销(2016)琼72协外认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大韩海运株式会社的保全申请,并由其承担保全费用。理由为:1.外国仲裁裁决在申请承认与执行的司法审查期间,仲裁胜诉方在中国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没有法律依据;且大韩海运未能提供符合中国法律和《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要求的文件,法院有权退回其或驳回其申请,对其保全申请亦应一并驳回。2.海航集团作为世界500强企业,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商业信誉,有履行裁决的能力,且不存在隐匿、转移财产等需要进行财产保全的紧急情况,大韩海运申请保全属滥用诉权。3.中国目前尚无外国仲裁裁决在执行前保全的司法判例。

申请人大韩海运向本院提交了书面反驳意见,认为海航集团的复议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理由为:1.大韩海运的保全申请属于“涉外民事诉讼的诉讼中财产保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编“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中对其没有规定的情况下,应当适用该法第一百条关于诉讼保全的规定;同时,大韩海运在本案中的财产保全属诉讼中的海事请求保全,海口海事法院准许其保全申请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及其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2.在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过程中,大韩海运株式会社已经提交了符合要求的文件,该仲裁裁决应当得到承认与执行;且该仲裁裁决能否被承认与执行与是否应当准许大韩海运的保全申请无关,现在大韩海运已经提供了足额的保全担保,其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3.海航集团在本案所涉合同的履行及仲裁过程中,并未表现出良好信誉,具有对其财产进行保全的必要。

裁判结果

海口海事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于2017417日作出(2016)琼72协外认1号之一民事裁定书:

撤销本院作出的(2016)琼72协外认1号民事裁定。

该裁定一经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此后,申请人大韩海运也未就该裁定提起再审。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定认为:首先,当事人在法院对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进行司法审查期间请求财产保全属于国际司法协助的范畴,必须以我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我国与该仲裁裁决作出国之间存在的互惠原则作为依据。本案申请人大韩海运株式会社在向本院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同时申请对被申请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财产进行保全,属于这种国家之间的司法协助事项,应当以我国与涉案仲裁裁决作出国英国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或我国与英国之间存在的互惠原则作为依据。但我国与英国共同参加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未对该司法审查期间能否进行财产保全作出规定,我国与英国就该问题也无相关司法协定。其次,我国现有法律也未对外国仲裁裁决承认与执行的审查期间能否进行财产保全作出具体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所规定的的保全仅适用于在我国进行的诉讼,不适用于在外国进行的诉讼和仲裁,也不适用于国家之间的司法协助。综上,申请人大韩海运株式会社在本院对涉案仲裁裁决承认与执行的审查期间申请对被申请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财产进行保全,无法律依据,被申请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复议理由成立。

案例注解 

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审查案件中,在人民法院尚未对该外国仲裁裁决作出承认之前,申请人提出财产保全申请的,是否准许?有无法律依据?正如本案前后两个合议庭对此意见不同一样,不同法院对这一问题的处理也存在较大分歧。本文以对我国诉前、诉中、诉后三个不同阶段财产保全制度的梳理,对该问题的处理予以明确,并提出在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过程中申请人权利保护的可行之策及修法建议。

一、我国财产保全制度之设计

   财产保全是我国重要制度,根据其在诉讼中所处的不同阶段,可以分为诉前保全、诉讼保全、执行前保全。

(一)诉前保全

(二)诉讼保全

(三)执行前保全

二、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申请之司法审查期间的财产保全,无法律依据

    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件属于国际司法协助的范畴,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七章“司法协助”未就此类案件规定财产保全程序。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三条的规定,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件,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按照互惠原则办理。审判实践中,人民法院主要依据《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下称《纽约公约》)审查外国仲裁裁决,而《纽约公约》仅在第六条规定了特殊情形下的临时措施制度,即“倘裁决业经向第五条第一项(戊)款所称之主管机关声请撤销或停止执行,受理援引裁决案件之机关得于其认为适当时延缓关于执行裁决之决定,并得依请求执行一造之声请,命他造提供妥适之担保。”除此之外,并未明文规定缔约国关于财产保全方面的协助义务。
  有观点认为,可以援引或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二百七十二条、仲裁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笔者认为,上述规定适用的范围仅限于国内仲裁或涉外仲裁程序,并不能适用于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程序。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的仲裁前财产保全并不包括当事人向国外仲裁庭提起仲裁前可向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的情形,在没有司法协助公约或协定的情形下,基于司法主权独立的原则,我国法院没有义务为保障外国仲裁裁决的执行而对我国当事人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同时,上述规定所适用的情形仅限于仲裁前或仲裁中的财产保全,并不适用于仲裁裁决作出后司法审查环节中的财产保全。综上,人民法院受理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件后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

三、在外国提起仲裁前海事案件中

    尽管缺乏现行法律依据,但应该看到,申请人关于财产保全的请求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案件,司法审查期间规定为两个月。但人民法院在审查过程中,因当事人办理域外证据的公证认证手续、外国法查明等原因造成不能在两个月内审结的情形并不少见。同时,由于拒绝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还要执行内部报告制度,层报至最高法院审查同意后方能裁定,审查期间更长。而在此期间,由于仲裁裁决的效力悬而未决,迟迟不能进入执行程序,不采取财产保全确实难以防范不诚信的被申请人转移、隐匿财产,使得仲裁裁决的执行最终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当前,涉及不同性质的仲裁裁决,在司法审查程序中是否给予财产保全司法协助的态度也并不统一。以港澳台仲裁裁决为例,关于是否在司法审查程序中提供财产保全协助的问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中未见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澳门特别行政区相互认可和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第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补充规定》第五条均却明确给予协助支持。
  现代司法与仲裁关系发展的一般趋势是,司法对仲裁的监督与控制逐步弱化,而支持与协助则不断强化,支持仲裁已成为各国普遍遵行的立法指导思想和司法政策。不得不承认,在司法审查期间法院不提供财产保全等临时措施以保障外国仲裁裁决的执行,虽不违反国际条约义务,但与《纽约公约》及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等旨在促成各国对仲裁裁决的协助与支持的精神与趋势是不相一致的。《纽约公约》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本公约之规定不影响缔约国间所订关于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之多边或双边协定之效力,亦不剥夺任何利害关系人可依援引裁决地所在国之法律或条约所认许之方式,在其许可范围内,援用仲裁裁决之任何权利。”这实质上为各缔约国适时为外国仲裁裁决提供进一步的支持与协助预留了空间。因此,为平等保护国内外当事人援引外国仲裁裁决之合法权利,建议在国内立法层面规定在对外国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程序中允许在互惠原则基础上提供财产保全司法协助的制度,同时积极通过平等磋商在今后的双边司法协助协定中予以增设相应内容。


编写人:海口海事法院吴永林